快捷搜索:

吴文英《醉桃源·芙蓉》原文|译文|赏析

《醉桃源·芙蓉》是南宋词人吴文英创作的一首词。此词从写荷花生不逢时的凄惨转到艳妆临水的高昂,再转到月明梦回,方着末归结于“花愁人不知”,呼应起首“‘凄惨”之意。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吧。

《醉桃源·芙蓉》原文

宋代:吴文英

青春花姊不应时。凄惨生较迟。艳妆临水最适宜。风来吹绣漪。

惊往事,问长眉。月明仙梦回。凭阑人但觉秋肥。花愁人不知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荷花与百花着花于不合的光阴,荷花因着花太迟而孤寂非常。荷花红装绿裳摇荡在碧水边是最相宜的,风吹荷花,使水中的倒影也在摇荡起舞,水面上形成了彩色的荡漾。

如昔时的赵飞燕一样平常在风中翩跹起舞,如欲仙去,却溘然从仙梦中惊醒,只见月明如水。惊于往事,便向左右的侍女扣问。可惜身倚栏杆的人只知道秋日的莲大年夜藕肥,却不知荷花的凋谢悲愁。

注释

醉桃源:词牌名,别名“阮郎归”等,双调,四十七字,上片四句四平韵,下片五句四平韵。

芙蓉:即荷花。

青春:春季。《楚辞·大年夜招》:“青春受谢,白日昭只。”曹植《迷迭喷鼻赋》:“播西都之丽草兮,应青春而凝晖。”

花姊:指先于芙蓉开放的其他花,因时节早于芙蓉,故曰“花姊”。姊,一作“柳”。

绣漪(yī):形容荡漾如绣。漪,指荡漾,渺小的水波。

往事:似指汉宫往事。

长眉:崔豹《古今注》:“魏宫人好画长眉。”这里指宫人侍女。

仙梦:似指赵飞燕风中托舞欲仙去之事。陆龟蒙《白莲》:“素蘤多蒙别艳欺,此花端合在仙境。”

秋肥:形容秋季万物成熟肥美。吴文英《木兰花慢·饯赵山台》:“争似西风小队,便乘鲈脍秋肥。”

赏析

这是一首咏荷花词,先经由过程将荷花与百花比拟来凸起其“凄惨”,再采纳临水荡漾衬托其绰约风韵,然后又用拟人伎俩写其孤寂,着末又以月明梦回表其高洁。

“青春花姊不应时,凄惨生较迟。”此词发轫二句写荷花与百花花开不应时:百花开于妖冶的春天,而荷花却开在六、七月中,“占断人世六月凉”(辛弃疾)。此中,“花姊”一词有拟人之意;“凄惨”二字写出荷花的无尽哀思,也表达了词人对荷花开不逢时的同情。“艳妆临水最适宜,风来吹绣漪。”接着转笔写荷花如艳妆丽人,临水而舞,柔风拂来,荡漾犹如纹绣一样平常精密标致。荷花虽然生不逢时,却生成丽质难自弃,艳妆照水之时,连风都来吹动荡漾,形成绮丽的纹绣,以衬托其美。“惊往事,问长眉,月明仙梦回。”过片之后,又转笔写荷花感叹旧事。这里,词人以拟人伎俩付与荷花以高洁的品德,同时在这个形象中依靠了自己的抱负及生不逢辰的伤心,无奈的是这种高洁风致无人珍视。历来常说花不解人愁,如白居易《过元家履信宅》:“落花不语空辞树,流水无情白入池。”方岳《春词五首》:“花不知愁句又尘,晚寒独自倚栏频。”欧阳修《蝶恋花·庭院深深深几许》:“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”朱淑真《菩萨蛮·咏梅》:“人怜花似旧,花不知人瘦。”晏残道《鹧鸪天·守得莲开结伴游》:“花不语,水空流,年年拚得为花愁。”此词结尾却说“花愁人不知”,做翻案语,颇为新颖,同时因有依靠而颇沉郁。

全词华纳略貌取神法,两句一转,从荷花生不逢时的凄惨转到艳妆临水的高昂,再转到月明梦回,方知统统都是往事,着末归结于“花愁人不知”,呼应起首“‘凄惨”之意,对荷花之形只言“艳妆”二字,一笔带过,着重形貌荷花的神。“花姊”、“艳妆”、“绣漪”,造语绮丽;“凄惨”、“往事”、“梦回”,字字忧闷,合营构成一幅飘渺朦胧、蕴藉深奥深厚的惜花图。比较、衬托都是从虚处下笔写荷花之神,从而依靠了词人的抱负与怨艾,恰是“咏物而不滞于物”,暗含的家国之感,含蓄深永,哀怨感人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